诊所名医坐堂早已司空见惯,隔三岔五来个来头大的专家义诊更是见怪不怪。而市民稍加留意即可发现,许多坐堂名医不是全国著名医、知名专家,就是某大医院退休的主任医师,要么就是某一领域取得重要成果的获奖专家。那么,这些“著名医生”、“知名专家”的身份是真实的还是注水的?近日,记者展开了暗访。

  主打“名医”牌

  记者在白银路一家药店拿到一名知名中医的名片时,细细一数该名中医的头衔竟然有12个之多。就是这位知名中医,其主治范围那叫一个多,名片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疾病,种类达130多种!而段家滩一小区门口的诊所负责人称,最近他们托人在外面找了一名中医博士坐堂,为了让人信服,诊所把中医博士取得的学位证书放大复印出来摆在了醒目处。但记者发现,该学位证书连最基本的学院名称、学习时间、专业类别等信息都没有。

  在记者暗访的13家诊所中,使用“著名专家”、“权威”头衔的医生就占到了80%,其他诊所打出的招牌也是“主任医师”、“某领域带头人”等。

  “名医”凭肉眼

  “透视”出骨质增生

  记者途经定西路一家药店时,该药店门口悬挂的名老中医招牌格外醒目。记者走进药店,向这位60多岁的老大夫求诊。“大夫,我颈椎疼了很长时间,帮我看看吧!”不愧是名老中医,记者话音刚落,大夫就得出了结论“骨刺”!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记者有点怀疑。“颈椎疼的都是骨刺,不用说。”大夫说的很肯定。记者想起前段时间背部也疼过,于是又向名中医反映。“骨质增生!”名中医斩钉截铁地说。“这个不拍片子就能看出来吗?”记者更加怀疑了。“不用拍片,我一看就知道!”名中医的回答还真让记者打了个寒颤,难道他有透视功能不成?

  “这种病按摩不管用,得吃药,吃上一年基本上就能把骨刺消掉。”名中医说。“要吃一年?”记者又问一了遍。“对,一年,而且不能间断。”名中医告诉记者,如果吃一段时间有效果的话,就改吃成药。但成药得掏每公斤50元的加工费,每次疗程的服用量大概6公斤左右,仅加工费就得300元。

  离开诊所时,记者特意要了名老中医的名片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不得了!名老中医可谓是身兼数职:“特邀名医、院长、教授、中医研究员、中医主任医师”,至于是哪里的院长便不得而知了。在名片的背面,名中医什么病都能看:妇科、内科、神经内科、皮肤科、儿科,无所不能。

  中医世家传人

  没病也能看出病

  1月13日,21岁的大学生小王持宣传单“慕名”来到闵家桥某治疗中心找到了自称中医世家6代传人的徐主任。小王佯称失眠多日,徐主任慢腾腾地给小王号起了脉。不一会儿徐主任说:“你这是肾虚,肝火大,这是中医上的解释。从西医上应该说是植物神经功能紊乱。”当记者问如何才能根治时,徐主任称,这种病情需要中医调理,西医只是暂时控制病情。

  问到徐主任的6代传人的来源时,他不快地说:“山西的中医世家多了,你不干这一行就不知道。”再问他的姓名,徐主任还是讳莫如深。“现在不给你说,以后你就知道了”。交谈中,他只是透露自己是山西中医学院毕业后参军,经部队培养成为专家,转业后来兰。这时,小王看见桌上放着一沓报纸,随手拿起最上面一张,正好有徐主任的介绍。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,宣传单上明明写着中医世家6代传人,在另一张广告上却变成了3代传人!

  为了探个虚实,第二天上午小王和同学小朱再一次来到了该治疗中心。此时,徐主任正在给一名男子看病,小王在一旁听到,这名患者得的病跟自己昨天一样——植物神经功能紊乱!徐主任大笔一挥,半个月的药费800元。该男子因身上没带够钱无奈离开。之后,小朱上前让徐主任也给看看。可徐主任双眼一瞥:“你也是植物神经功能紊乱。”

  “名医”和“专家”水分实在多

  闵家桥某治疗中心的徐主任自称30多年前从山西中医学院毕业,可记者查询后发现了其中的漏洞。据记者了解,这所高校1982年才筹建,1989年成立,2009年该校进行了隆重的20周年校庆,是全国高等医药领域最年轻的学校。而徐主任却30多年前就从该校毕业,实在经不起推敲。

  在雁滩一家诊所,记者看到一名医生的个人简介里称,曾经在七里河区某三甲医院任内科主任。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到该医院工作人员,对方却告诉记者:“本院根本没有这样一名大夫,内科也没有此人当过主任。”

  在西站附近一家小诊所,坐诊大夫称自己出身中医世家,系第5代传人。而记者通过询问相关机构后得知,此人根本不是什么中医世家,其父是兰石厂的一名普通工人,母亲无业,家中并无人从事医学行业,5代传人纯粹是自己瞎编的。

  东升饭店附近一家诊所一名自称“肝病专家”的医生,在向病人介绍时说自己退休前是北京天坛医院专家,并且在治疗肝病方面得到多名知名专家的高度认可,曾经治好了数百位患者的肝病。然而,记者通过朋友到天坛医院查询时,工作人员气愤地说:“我们院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,肯定是假冒的!”(高宏梅